今天是:

我与北京的三次邂逅——刘娟

时间:2017-11-15 10:26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        好像每个人对北京都有一种自己的解读,于西单女孩,北京是一种梦想;于《奋斗》里的青年,北京是一种青春;于汪夫子而言,那是怒放的生命;于我,则是一种执念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是近水楼台先得月,身处燕赵脊梁,项目部这边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,在京郊坐个小车颠簸着不一会就晃晃悠悠到了北京。我与北京的三次邂逅一次是关于相聚,一次是关于离别,一次是关于秋天。

 

红墙黄瓦 几许春秋

        印象中高中有一次当过一次升旗手,那个时候觉得升旗是一件很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事。每次伴随国歌升起五星红旗,在蓝天白云映衬下,显得格外好看。带着三分憧憬和向往,我与几个好友一起,三点就爬起来,看天安门的升旗仪式。那红色的布、金灿的星,迎着风升上顶端的那一刻是多么的庄严肃穆,那是一种信仰,一份神圣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完升旗,紧接着去了不远处的故宫。故宫的美,在于一份庄严地仪式感,那是一种天子脚下的威严。映入眼帘的是红墙黄瓦,蓝天白云之下,这座紫禁城熠熠闪光。给人一种摄人心魄的美丽,妙不可言。这座四四方方的城,有着浑然天成,井然有序的美,代表了一种秩序,一种威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听着导游絮絮叨叨,在人群裹挟下踱着小碎步在诺大的宫中四处转转。一道一道的红墙黄瓦,隔出了一个又一个的世界。这里的城墙都载有厚重的历史,有康熙开疆土的黄金时代;也有溥仪回不去的地方,是他极富有传奇色彩的前半生。每块红砖青瓦里,都藏着一段春花秋月。但它们都是流水般历史上的过客一样,没有恒久的停留,只存在片刻,就好像浪潮一样来了又去了,随着那个时代而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,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。” 恰似李白的黄鹤楼写的那样,故宫,成了一座空城。白天熙熙攘攘的游客簇拥着热闹而来,傍晚也这样簇拥着热闹散场,周而复始,物是人非。

        喜欢北京这样的胡同,曲曲折折,总有意想不到的惊喜等着你。胡同里面隔开了一方小院,小院里藏着一方不被外人所知的天空。仿佛这就是独特的魅力,胡同文化,是从那个时候的北平开始的。那些见证着百年沧桑的胡同,近看也只不过是一条不起眼的小巷。但这里藏有老北京的气息,是一代又一代老北京的记忆和命运载体。

        著名建筑大师为了保护北京古建筑,不惜与当时时任北京市市长吴晗有过城楼之争,到底是源于对这片土地深深地热爱,连带着每一处牌坊、城楼、宫门都不愿意让它消失。生怕变成圆明园那样的废墟,令人扼腕叹息。

 

此去经年 触不可及

        你说,我想去看看你过得好不好?我说,好,等你来。

从来没有这样迫切的、数着日子期待一个人。好友说我定会去看你,哪怕跋涉千山万水,哪怕路程曲折遥远。从车站看到你的那一刻就觉得好开心,这是第一次有人来看我。

        天气正好,便带着好友逛了一下北京,去的地方是颐和园。在这里感受到的,是似曾相识的江南的气息。似乎是达官显贵们钟情于江南,将这无数文人墨客笔下的江南,用假石和人造的园林团团留住,造了这一座富含南方特色的园林。尽管把这江南硬生生的嫁接在北方,许是有些违和。不过前人栽树后人乘凉,还是给了普通游客一个避暑圣地,正可谓“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阳光正好,骑着小黄车逛着北京城,蓝天白云,微风习习。只是没赶上好时候,燕园不让进,便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    关于离别,这是个悲伤的故事。我读懂了开头便不想读到结尾罢了。你的世界,到底是与我隔开了一座又一座的城,一座又一座的山山水水。从此你我各奔天涯,了无牵挂。我爱着的,恨着的,竟然全部都是关于你的种种好。本是好友难得的重逢,但因终将分别,竟一时语塞,笑也笑不出了,哭也哭不出来。

 

一叶之秋,深秋思念

        秋天一定要住在北平,住在北京的胡同里,小院子里,感受一方天地的静美。秋天一定要住在北平,北京的秋味,混合着历史的余韵与现代的气息,它虽短暂,却又务必浓烈。错过四季,也不要错过北京的秋天。

        秋天,最想看的是郁达夫笔下的故都之秋,郁达夫说“陶然亭的芦花,钓鱼台的柳影,西山的虫唱,玉泉的夜月,潭柘寺的钟声,余音袅袅”。北京的秋,从三里屯的遍地银杏,到胡同里的油盐市井,从来都是这样来的清、来的静、来的悲凉。

        北京的秋是从紫禁城开始的,或许不经意间就可以感受秋叶之静美,伴随着秋风萧瑟,百叶凋零。秋的美,少不了红墙黄瓦的掩映,在百叶凋零中投射古风的光影,在蓝天白云之下构成一种浑然天成,与这年头的山川岁月恰逢其时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念西风独自凉,萧萧黄叶闭疏窗。这是一个一叶知秋的季节,叶的离去到底是风的不挽留,还是叶早已不眷念?大雁南飞,盘旋在头顶的那一片天空,然后又盘旋着飞去,飞往的方向,刚刚好,是我的故乡。

        都说北京的秋天值得去走走看看,那才是真正的北京,像极了老舍和郁达夫笔下的北平,那么动人。香山的红叶像是动人的眉毛,藏在北京的千万种柔情里。这座千年古城,如果说颐和园的昆明湖是她的眼,明眸善美,那么香山则是这明眸上的轻轻一挑眉,不经意的一瞥便迷倒众生。香山红叶还未来得及漫山遍野,便迎来无数慕名而来的成群游客。这边的公园票价极其的便宜,香山那么大也只是十块的票价。

        都说高手在民间,这回亲眼见证了一回。香山的民间艺人竟是这般有才,第一次在景区看名字作画入了迷,半小时功夫名字画竟是的这般好,童真的小孩看得目不转睛,说这是他看过最好看的画。半山腰上,有一位无臂艺人让我很是感动,生活不易,但是每颗生命都在顽强的怒放着,白纸黑字,写出了几分苍劲,到底是有故事的人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地坛两月的票价也甚是亲民。公园里,有着一条著名的银杏大道,有时候就是想去看看这个经历了四百年的祭坛里的朱红和雕栏玉砌,想看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园子,能够让一位身残志坚的人如此眷念,坚持了15年,连带着整个秋天全是关于它的思念。这里的树带着几分沧桑,史铁生在《我与地坛》里写道“在最狂妄的年龄上忽地残废了双腿”记忆尤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园子,与这周围熙熙攘攘的商业街道格格不入,自带一种与众不同的美。那是一种岁月沉淀的静美,与这金黄的银杏刚好组成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壮美。无边落木萧萧下,年复一年,银杏开了又黄了,凋谢了来年会再开的,只是物是人非,谁又能跑来这座园子,坚持十五年的秋天,只为看看这一方城池里的深秋?

        身在其中的一刹那间懂得了,何为秋叶之静美,那份与家人走在青石板上,放慢脚步穿过银杏大道,看着零星的鸽子,这便是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最好的诠释了。作家心底那份柔软的地方与家人有关,因为那是关于人世间最亲最美好的感情,都在岁月里一层层沉淀下去了,到老到离开到另外一个世界。

 

刘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