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
离别——李骄阳

时间:2018-05-22 11:01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        周胜国走之前那晚,黄飞哭的最伤心,他是整桌最年轻的一个,工作还不到一年。连续几天的人员调离,让他频繁经历离别,终于还是压制不住,像个孩子一样哭了出来:“我从一来沪通就是跟着国哥干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经理像是怕这种离别的情绪太过感伤,像个班主任一样开始挨个细数每个人的成长与收获:“小俞,刚来沪通的时候,毛头小子一个,四年过去,都成架子队队长了,可以独当一面了!世梁,来沪通最大收获就是转正了吧。建斌,BIM第一人,你现在可是公认的专家了!曹龙,你这媳妇儿也娶了,副部长也转正部长了,马上又要当爹了,喜事连连啊……”数到老姚的时候,姚工长腆着大肚子嘿嘿直笑,成了兼职安全员的他,又可以多拿一份津贴给孙子买玩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场的人都喜欢叫老姚“姚叔”,姚叔是个老起重指挥,不管吊多大多重的东西,只要姚叔站在旁边,大家心里就踏实了。晚上他们挨个敬酒的时候,好几个到了姚叔这儿都是一句:“家有一老,如有一宝,姚叔就是我们沪通的宝啊!姚叔,你可不能调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喝着离别的酒,笑容底下都压抑着淡淡的悲伤。平时寡言少语的唐震在一杯红酒下肚后,突然站起来一挥手:“此时此刻,我想吟诗一首!”看得大家一愣,继而放下筷子捧场鼓掌:“来一个,来一个!”这下唐震又害羞起来:“不是我自己写的,是一首古诗。”他清了清嗓子,低头环顾一圈,狠咽了口吐沫后才开口:“我来了啊。渭城朝雨浥轻尘,客舍青青柳色新。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胜国听完举着酒杯就要跟他碰:“谁说无故人了?有故人好不!有故人!来,故人喝一杯!说不定就把你也调走了!”说完仰头一口喝尽,又学着唐震的口吻:“此时此刻,我也想吟诗一首!”语气极其不正经,惹人发笑,“醉笑陪君三千场,不诉离殇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一桌男人们东倒西歪笑着插科打诨,我在角落回忆起沪通这几年。如果换做是我要调走,怕是要更加舍不得了吧。这里有那么多可爱的人,像“大家长”一样的杨局,人生导师唐总,“弥勒佛”饶书记,工会主席姚阿姨——她总像妈妈一样操心我们的生活起居,还有良师益友慈父一般的张书记,第一个沪通宝宝小睿睿,景观房的保洁阿姨“大老薛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有的已经退休,有的快要退休,有的已经去到别的项目,沪通结束之后,就很难再见到了。想到沪通从一开始的几百号人热热闹闹到如今各奔东西边走边散,过去的种种情景历历在目。突然开始念起元旦大家一起抢的那个凳子,三八时一起摘的草莓,集体生日抹在脸上的蛋糕,冬季铲雪砸在脑袋上的雪球……这些都留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酒过三巡,喧闹声戛然而止,忽然一阵静默。即将离开的周胜国喝的有点多,他扶着凳子稳了稳,打出一个饱嗝,悠悠地开口:“其实今天下午刚知道要走的时候,我挺难过的,一出集装箱,看到西边的落日把云彩映得那么红,我就想哭……以后再也看不到沪通桥迎着晚霞的样子了!这个景色那么美,我只能死死盯着,使劲儿把它刻在脑子里。”静默的气氛因为这句话又添了一份沉重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姚叔这种老工程人经历得多,一只大手拍拍周胜国的肩膀:“你们还年轻,这个项目不见,下个项目再见!路还长呢,二航局还有很多桥等着你们去建,有缘自会再聚,到时候再一起打混凝土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胜国挤巴挤巴眼睛,点点头,端起面前的茶杯:“来!兄弟们,以茶代酒,敬二航!我们下个项目再见!”

 

 

 中交二航局沪通大桥项目部  李骄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