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
攻坚克难战桩基——任婷婷

时间:2018-06-08 16:42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——福州洪塘大桥主墩桩基施工全部完成

 

        乌龙江水源远流长,横卧千里。站在江畔眺望,既醉心这里的山川灵秀,也敬畏江水的滔滔气势。5月2日凌晨,就在这片滋人润物的水域上,26根桩基气定神闲地扎江而立,齐整整地迎接即将到来的江上朝阳。

        怀有同样期待的还有福州洪塘大桥拓宽改建工程的建设者,这一天,工段长周宴平在日记中感叹:“不碰到难题不知道什么叫精神崩溃,不对付难题不知道什么叫呕心沥血。”好在,他们求变求新历险排难,提前28天完成了桩基施工。

 

退役老桥 问题不退

        老洪塘大桥横跨闽江南港,是连接福州仓山区和闽侯县的交通要道。近些年来日益繁重的通行量让老桥不堪重负,经过多次加固维修,勉强可供限载通行,被当地人戏称为“龟速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鉴于此,福州洪塘大桥拓宽改建工程于2017年8月动工开建。大桥总长约2.43公里,先建两侧新桥,然后拆除老桥,再建中间剩余部分形成整幅桥梁,最终实现新洪塘大桥双向八车道通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提起老桥,项目总工刘立中直摇头:“建设时要保畅通,老桥给施工惹了不少麻烦,刚开工就来了个下马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洪塘大桥主桥区域老桥施工桩头和河床内的大量抛石,上游10 11号墩支栈桥钻孔平台无法搭设。“开挖抛石本是不二选择,可抛石就在老桥主墩周围,处于保护老桥考量,方案没通过。”刘立中和同事们马不停蹄又另觅他法——冲桩植筋。“用冲击钻锤头套钢管冲孔跟进,平台可搭设,可方案细化下来,施工周期长风险高不说,后续承台下放依然有阻碍。”经过对比,他们一致认为开挖抛石方案最优,并邀请专家论证,几经努力才取得业主认可。

        本以为问题解决了,可到了下游,拦路虎又来了!下游水深达18米,挖泥船只能清除部分抛石,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“改变部分桩位,增加钢管数量,将能打的钢管桩打下去,不能打的钢管桩做板凳桩,并且加大平联和剪刀撑数量形成牢固体系。”这又是新一轮的方案调整,大家晚上集思广益找对策,有了好点子再到现场实践,反复几个来回,最终提出了机械开挖抛石配合板凳桩的工艺搭设平台。

        平台搭设好了,钢护筒的沉放却不易。由于水深的限制,钢护筒不能采用大型起重船一次沉放到位,只能采用履带吊搭配振动锤的方式多次对接沉放,沉放的次数、难度增加不少。同时还要保证老桥以及群众安全,刘立中说,首根钢护筒距离老桥7米,同排桩另一根钢护筒的距离仅有1.39米,这给现场的施工组织、起重吊装指挥、安全防护带来了极大的挑战。这就是个“娄山关”,要慎之又慎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以“钉钉子精神”推进首根钢护筒施工。老桥的墩身、承台和桥面关键位置都设置了监控点,时时刻刻监控老桥的偏位及受力状况。在精心呵护老桥稳妥的同时,特设安全文明劝导组,耐心劝离老桥上的围观群众,保证施工安全。去年6月29日下午,在100吨履带吊配200型振动锤施打下,重量近40吨的第一根钢护筒顺利沉放到位。
 

集体智慧 改装汽车配件

        “起初项目部预计单桩成孔时间为15天,实际施工后发现2个半月都很难。这边的地质特别难打,一个桩位补勘正常三天就造成了,主墩下游前后来了三个队伍,花了一个月时间才补勘完成。”刘立中感概地说他们是征服了“娄山关”,又得攻克“泸定桥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钻机钻进过程中,地质原因导致冲击钻头磨损严重,加边频繁,还容易卡锤,严重影响了每天正常的钻进时长。“光干活儿,不出工,真是急死人。”项目部经过钻孔、清孔、浇桩几方面进行了分析,因为地质条件复杂,岩面倾斜,且砂层与卵石层过厚,最多达60米,冲击钻钻进速度慢,锤头损坏频繁,钢丝绳和天轮磨损严重需要频繁加边换钢丝绳,导致施工效率上不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可以考虑换个加边材料。”“我们能换一个强度高的钢板试试!”在现场,大伙儿就七嘴八舌纷纷建议起来了。技术员方祥灵机一动:“汽车不是有减震弹簧钢板嘛,用在我们这儿,原理一样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,汽车弹簧钢板,强度高,又耐磨!”工段长周宴平很是兴奋:“有了方祥了点子,我们把钢板切割成小块,然后就像镶钻石一样,一块一块焊接上去,将锤头的加边材料由普通钢板更换成了汽车减震弹簧钢板,以前有时候要一天加两次边,换一次绳头,麻烦得很。换了以后四天都不用加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外,在解决卡锤问题上他们更是把集体智慧发挥到了极致,搬出了十八般武艺。由于岩层地质复杂,孔深,冲击钻经常容易卡锤,他们应用了小冲锤辅助捞锤,履带吊协助捞锤,潜水员捞锤、放炮捞锤,扁担梁加千斤顶顶升法捞锤等多种快速有效的捞锤方式,大大加快了施工节奏。

 

险中求胜 兑现军令状

        自去年9月份以来,大桥主墩桩基施工一直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。今年2月中旬,项目部立下了军令状:5月底坚决完成主墩桩基施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军令状重如山啊!”刘立中说,“当时还剩十根桩基,最快也到6月下旬才能完成。”要命的是,紧要关头他们又碰到个“腊子口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立军令状的前两天,主墩13-11在距离孔底2.1米的位置卡锤,卡锤必须马上处理好,否则邻边的孔位无法开孔,严重影响工期。

        到孔深70米处捞锤谈何容易!项目部先用小冲锤捞锤。他们晚上清孔并用小冲锤把锤脚周围的泥沙冲击返上来,白天就安排钻机卷扬机提锤,同时用汽车吊和履带吊配合捞锤,苦干了几天下来,锤头平静的纹丝不动。接着他们又采用放炮法,晚上清孔白天在孔底放炮,通知钻机卷扬机带力,三天下来仍然未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试用了各种办法,很多人都认为捞不起来了,工期如此紧张,现场有工人建议不捞锤,直接下钢筋笼打混凝土。可这就是重大质量事故,项目部态度很明确:坚决不能砸了自己做桥的招牌,继续捞锤!”周宴平一直盯在捞锤现场。

        重压下,他们选用了千斤顶静压捞锤法,用千斤顶顶着型钢扁担,型钢扁担挑着钢丝绳,温水煮青蛙式的慢慢捞。“锤子动了!”第一天,锤子仅仅动了两公分,希望被点燃。第二天,提了50公分。第三天抬高了8米,时机来了!3月12日中午,现场配合大型履带吊一起往上拉,“腊子口”被攻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天中午,锤头重见天日,在场人员热泪盈眶,两个锤脚已经大半断裂危如累卵,还好运气站在了勤劳和智慧的人民身边。”周宴平无不感慨,“说起来都是眼泪。与捞锤的焦虑相比,那时候连续加班、低温作战都不算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难题解决了,工期怎么赶?项目部大胆决定,改方案,6根桩同时开钻 !全桥范围内甄选得力的钻机手,在一个并不大的墩台上,6台钻机同时开钻。看着很热闹,但是风险确是前所未有得大。为了避免邻孔钻孔施工振动相互影响造成塌孔,项目部通过对地址的分析,采取避开危险地段、在薄弱的地层错开时间钻孔等措施,最终完成了桩基施工。

        探索唯艰难困苦,方玉汝其成,项目部勠力同心,在质量为本的基础上,成功实现了工期从预期延误到提前完工的两连跳。

 

 

二航四 任婷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