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
四十方始,汉语谱写人生新篇——陈康

时间:2018-07-04 16:43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        第一次见到Dragana时,便察觉她有些年纪了。后来才得知,她是在四十岁那年下决心学习汉语,尔后因缘际会来到二航,这才有了我们之间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结婚早,孩子都已成年。平日谈话得知,两个儿子在读大学,言语间透露着美满家庭给她带来的幸福。难得的是,四年前她读完大学,这位比自己老师年纪都略大的毕业生再一次走入社会。在贝尔格莱德的一所培训学校内,她教了半年塞尔维亚语,后又经介绍来到二航匈塞铁路项目,成为了项目的翻译。在那里,她遇到了我们这群中国人,我便是那时认识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每天笑语盈盈,谈话间不时爽朗一笑,像极了个性奔放的女郎,她的年纪若是在中国,多会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中年人,而她却饱含激情,像是初入社会的年轻人,完全看不出她已经是2个孩子的母亲。

        相识相知后,心中初识异国人的疑惑一一解开,可对她好奇却与日俱增。在断断续续地诉说中,她的故事也逐渐完整。早年间,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广告文员,拿着不算丰厚的薪水,嫁了一个电影编辑后,两个儿子也随即出生,生活的重心始终围绕家庭。

人到中年,她又拾起书本,追寻自己心里最初的想法,回归校园,学了相对冷门的汉语。我问她为什么会选择汉语,她说:“我喜欢中国文化,年轻的时候在欧洲旅行,遇见了很多和善的中国人。我想走近他们,和他们用中文交流。”战后的塞尔维亚百业废弛,失业率高,汉语这个小众的专业似乎根本无法保证就业。我也时常打趣说Dragana有远见,很多年前就知道会有一批中国人来到这个中欧国家建设铁路,她未雨绸缪学习了汉语,就是等待我们的到来。这个说法总会让她欣然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的项目部在首都边的一个小镇上,每天,Dragana需要穿越大半个贝尔格莱德赶到这里,像极了中国大城市里的上班族。工程术语相对比较专业,对于不熟悉工程知识的她,翻译得文不对题是常有的事,大家看到后心照不宣,相视一笑作罢。汉语很难,即便是中国人也时常在文法上出现偏差,Dragana深知自己汉语亟待提高,每天拿着小本子抄抄写写,一面一面满是专业工程词汇和日常交流的句型,时间久了,和她的交流日渐通畅。

        近年来,两个国家之间的亲密互动让更多像Dragana这样的人看到了希望。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影响,为当地人的生活增添了许多新的可能。也许,当年Dragana选择学习汉语时,未曾想到有一天中国人会来这修建铁路。但她真心为自己的选择而感到高兴,为中国朋友的到来感到高兴。几十年前,我们身处的这座小镇,第一次有了江浙的小商贩背负货物来交易的身影。而今,小镇街心的白房子上,不难发现插有中国公司标识的内容。

        经由我们,她看到了中国的另一面。一个日新月异,富有色彩的中国向她展开,我们也从她的口中,了解到这个巴尔干国家更多不为人知的故事。语言是一个横亘在中塞双方之间的“河”,Dragana这些汉语翻译就像是一个文化的摆渡者,为彼此间的交流摇桨助力。看到陌生的汉字和中国交建的标志时,当地人有时会驻足留意,四十多岁的Dragana则会热心地在一旁宣传中国企业,以及这条期盼已久的铁路,向更多的人诉说我们的到来。

 

 

陈康